他好像一条狗啊

房间里有个老时钟死皮赖脸挂在墙上,秒针一顿一顿走,还不时回下头,每回一次慢两秒。拜它所赐,我不仅可以听到时间的流逝,还能享有外部空间的过去。

五味杂陈的鞭炮声偶尔会从窗外飘进来,我在床上蠕动时闻声起意,想写写过去一年的缥缈时光,那三百多个日夜的虚无存在。

我本是这么想的,然而世事难料,成文已至假期结束时。

Read More

今日无事

我又开始写日记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内心深处真的觉得生活已经索然无味了吧。

高中时曾坚持写了三年的日记,总共六本教案本,偏于纪实,加上亏心事做得不多,所以算是公开的,给狐朋狗友们阅读也无妨。虽然每天差不多都只有几句可写,但也正是我那点青春的长度了。一顿告别后,这习惯就断了五年。

以往的经验告诉我,写日记可以唤起对生活的感知,因为下笔前会被迫回顾一天中的种种细节,同时也可以反过来影响生活,比如为了能在日记本上多写一点而去做些新鲜事。

现在活得可真没意思,所做之事渐渐变得平淡无味,以至于无法影响自己的喜怒哀乐。看来我已经变成罗曼·罗兰口中的死人,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,但就算是死人也想偶尔诈诈尸,那就从写日记开始摸索出路吧。

Dimanche 7: Rien.

步履不停

开博已过半载,而未添一毫笔墨。今日闲时偶访主页,不忍其惨,故作此文滥竽充数。

我不记得自己搭过几次博客了,每每搭建之初,可谓豪情壮志,热血激昂,想记录个人之成长,共享专业之知识,但到头来总是不了了之。因为事物在接触初期,都会有引起人好奇的神秘感,而当领悟之后又会觉得其不过如此,没了兴趣,也就没了落笔成文的欲望。当然上文可视为诡辩,原罪还得归结为「懒」字。闲暇之时,与其低头码字,我更愿卧床观天,虚度光阴,这才是符合自身的休闲之道。

记起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中的那一夜,睡前我望着天花板任思绪纷飞,入学时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,四年却弹指一挥间,时光流逝如梦一场,竟含糊得可怕。工作一年多来,所幸过得平稳,其中也不乏一些可以着墨的东西,但又觉得寥寥数句不足以成文,故均未动笔。

总之今后还是多写写吧,例行公事也行,妇孺皆知也罢,先写了再说。

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(其二)

力微任重久神疲,再竭衰庸定不支。

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?

谪居正是君恩厚,养拙刚于戍卒宜。

戏与山妻谈故事,试吟断送老头皮。

——林则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