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好像一条狗啊

房间里有个老时钟死皮赖脸挂在墙上,秒针一顿一顿走,还不时回下头,每回一次慢两秒。拜它所赐,我不仅可以听到时间的流逝,还能享有外部空间的过去。

五味杂陈的鞭炮声偶尔会从窗外飘进来,我在床上蠕动时闻声起意,想写写过去一年的缥缈时光,那三百多个日夜的虚无存在。

我本是这么想的,然而世事难料,成文已至假期结束时。

“宇宙很大,生活更大。”我将这杯无味酒一饮而尽之前,并不知道得用半个人生来醉。以下文字就当是我春节酒后抱键盘边吐边写的,疯人疯语,仅供娱乐。

先说说工作上的那些破事。

从整体来看,技术永远处于被动位置,虽有优劣之差异,但内容基本都相似,所以我不会在此列出这期间所做之事的流水账,而是整理并记录在经历这段时光的洗礼之后,当前的我对掘金、对前端的思考。

这一年我主要以 web 开发的角色存在于团队之中,虽然只做开发,但因不同工作之间的相关性不低,所以产品运营方面的内容也不得不去思考 。在宏观时间尺度下,战略与战术密不可分,任何试图将二者严格区分开来的做法都显得十分荒唐。同时我开始有意识地追求作为“人”的价值,期望成为一个有自我意识、有情趣的个体。如果只考虑功能怎么实现,安静敲代码,那只算个编码机器,不但不会有安全感,反而更像是一种逃避。

“要多想。”
“想了以后呢?”
“北海,我只能告诉你那以前要多想。”

关于掘金这个产品,实话说,虽然参与过不少大小功能的实现,但是能给我“老子做了件很屌的事”的感觉的却寥寥无几。掘金处于垂直领域,当前对外的标语是“帮助开发者成长的社区”,服务开发者的意向在各种场合都表述得十分明显。未来往远了说谁也不能预料,而在能看得到的未来里,开发者确实是不容忽视的群体:他们做出的贡献不能忽视,他们态度的傲慢不能忽视,他们自身的毁灭更不能忽视。

掘金要服务这个不断壮大的群体是没有问题的,只是服务的姿态不够带劲。我们有链接分享、专栏文章、关注关系、收藏集、开源库、小册、沸点……该有的基本功能日渐完备,至少在表面上也做出了个社区的样子,但就是不够带感。开发时感知到的违和气息使代码写起来相当无力,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,但当时并不能定位到具体原因。直到这次喝完酒后一拍脑袋,啊,疼,然后一拍膝盖,恍然大悟。

最后所有思路的焦点都聚集在一个问题上:我们服务的到底是谁,开发者还是数据指标?

我认为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了数据的陷阱里:创业公司必须争分夺秒,故不能浪费时间做多余的事,要求所做之事都需要对掘金有利,是否有利的评判标准是可量化的数据指标,然后根据达成情况决定后继决策。这是我所看到的团队办事逻辑。这套逻辑是正确的,数据确实非常重要,无论是作为评判标准还是谈判资本,数据都可以展现出产品的状态。但从执行过程来看却使我不禁联想到了另一个东西,那便是应试教育。大家都是过来人,到这里应该已经嗅出了问题的大致方位。

举两个项目进行过程的例子:

  1. 看数据报表上 X 率不太好,要提升至 Y%,故以其作为效果目标建立项目。为找到能够提升 X 率的做法,便对其它产品展开调研,结果得到 M1、M2、M3 三种做法,结合实际情况,采用 M1 实施。上线后效果目标达成,皆大欢喜。
  2. 看上其它产品的某功能 M,觉得效果不错,应该可以提升 X 率,故以调研或直觉得出的 Y% 作为效果目标建立项目。结合实际情况,将 M 做些改动融入掘金。上线后效果目标达成,皆大欢喜。

从普及可量化数据指标时开始,我们渐渐蜷缩成了以数据为中心的姿态。没有人不想走捷径,于是大家抛开“目的”,高举“目标”。所有项目卡片上都有“效果目标”却鲜有“目的”和“上下文”。数据真好用,可以消除质疑,掩盖缺陷;其固然重要,但我们遗漏了更重要的东西。我认为这种对“目的”的不重视,很容易使各业务之间显得散乱,并使前进速度遇到瓶颈。

我们对用户的研究、对软件开发领域的研究足够深入了吗?我们对用户画像的分析在哪?我们对领域的预测在哪?我们对开发者群体的理解在哪?……要做一项改变,用户中谁会因此而来?谁会因此离去?谁会掏钱?谁会埋怨?为什么?……这些各种各样的问题相信我们都有思考,但是心里真的有数了吗?

我们做一件事,真的是从用户的需求出发的吗?我们真的是在为开发者赋能,然后用数据来检验吗?还是为达到数据指标,顺便为开发者赋能呢?

下面是一些从开发者角度出发思考的例子:

  1. 写文章的成本很高,尤其是好的文章。写文章并不是信息共享的最佳手段,面对一大批沉默的、但在某些方面有两把刷子的开发者, 能否提供持续有效的替代方法或机制,促进行业内的信息共享?
  2. 技术领域中,同一个技术有多篇内容相似质量参差不齐的文章的现象十分常见,冗余噪音不利于消费,如何在生产阶段优化这个问题?
  3. 如何加强开发者群体共享知识构筑体系而不是各自为战的意识?
  4. 如何促进开发者之间的有效交流(不限于技术)?
  5. 如何增强开发者群体的凝聚力?
    ……

成长意味着改变,多数个体的成长就是群体的成长,群体的成长就是领域的改变。国内软件开发领域尚未成熟,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掘金未来一定不会跪着给开发者服务,而是站着引领行业发展,我期望掘金能成为具有如此魄力的平台。

以上是我对掘金的思考,接下来应该是前端,但手累,时间也不早了,因内容比较劲爆,不宜疲劳驾驶,可以独立成文,之后随缘再发吧。

最后再讲讲那似有似无的生活,没什么主旨,甚是零散。

买的纸质书已经长高了,不愿再占用屋内空间,于是转变为优先入电子书,逐渐习惯在地铁上阅读,但不喜欢周围有人。破天荒地开始看经济学的内容,因为觉得可以给面对自利个体情况的思考提供启发。

前半年描了几幅图放到 P 站上收获了几十个粉丝,之后忙起来很长时间都没再摸过板子。虽说兴趣这东西一有压力就容易变质,但也不想再这样耗下去,我需要有独立创作的能力,有自己的原创角色,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。

有作曲意向,入 MIDI 小键盘一个,乐理与作曲理论各一本,间断学习中。

看番还是老样子,什么“小魔女 TV 不如 OVA,只要你看末旅我们就是好朋友,一月南极吹爆……毛衣依旧大胜利,祈之助突然出现在信息流里,但还是种田适合老子……”之类的,总之没救了去死吧。

年末有段时间怀疑犯有抑郁,日记记录到:“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感觉,总是无端地把面前的事情往坏处想,由此产生愤怒、悲观等情绪,然后把它无限放大,就会有一种坠崖失重的飘飘感,仿佛被世界否定。”然后强行记录分析自身情绪,过几天后好了。

长夜将至,酒意渐浓,鼾声四起,巷内惊闻一声犬吠,好不刺激。